所在位置:首頁 > 退思堂 > 案件披露 > 正文

象征性支付難掩貪占行徑

作者:李欽振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摘要:怎么辦?收是不收?三思之后,梁錫棋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違紀違法問題通報
 
  3月21日,廣東省佛山市紀委監委通報了南海區桂城街道黨工委原副書記梁錫棋利用名貴特產類特殊資源謀取私利典型問題。
 
  經查,2007年至2016年,梁錫棋利用擔任南海區桂城街道平東村黨總支書記兼村委會主任,桂城街道黨工委委員、副書記的職務便利,為企業老板租賃平洲玉器大樓等平東村集體資產提供幫助,收受翡翠玉鐲3只、玉器掛件2個、現金和股份分紅等大量財物,并將其中1只翡翠玉鐲和2個玉器掛件出售,獲利人民幣30余萬元。梁錫棋還存在其他違紀違法問題。
 
  2018年3月,佛山市紀委監委對梁錫棋涉嫌受賄問題予以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梁錫棋主動退出違紀違法所得人民幣379.6萬元,收受的相關玉器被起獲。同年4月23日,南海區紀委監委給予梁錫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其涉嫌職務犯罪問題移送南海區人民檢察院依法審查、提起公訴,涉案款物隨案移送。
 
  ●事件回顧
 
  地處南海區桂城街道的平東村,是全球最大的玉石集散地之一。依靠繁榮的玉器市場,平東村的土地、集體物業成為許多商家競相爭取的資源。而梁錫棋任該村黨總支書記、村委會主任時,曾是村里說一不二的“話事人”,甚至在后來離開平東村到桂城街道任職后,還被認為在平東村威望高、面子大,可以影響村委的決策,這成為梁錫棋被眾多玉石老板競相拉攏的主要原因。
 
  在平東村經營玉石生意的老板葉某和梁錫棋是“老朋友”了。早在2007年,葉某為了給其弟弟在平東村找塊地建玉器加工廠,就找過梁錫棋幫忙。經過多次接觸,葉某漸漸與梁錫棋熟絡起來。
 
  “我北京的朋友想選件好一點的翡翠手鐲,你幫我找件貨吧。”2014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梁錫棋開車來到葉某的玉器加工廠。
 
  “梁書記,您看看這個,這只翡翠手鐲成色、水頭、品相都是一流的,您先拿給朋友試試,如果不合適,您就留著給您愛人戴吧。”葉某挑了一只高檔翡翠手鐲交給了梁錫棋。
 
  寒暄幾句后,梁錫棋把手鐲帶走了。他北京的朋友試過后,感覺手鐲圈口不合適,沒有買下這只手鐲。長年和玉器打交道的梁錫棋知道,這只翡翠手鐲價值至少幾十萬元。
 
  怎么辦?收是不收?三思之后,梁錫棋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他拿了3萬元錢送給葉某,當作是買手鐲的錢了,兩人心照不宣,這項交易就此順利“成交”。
 
  ●查處經過
 
  2018年3月初,針對群眾反映梁錫棋存在利用職務便利,為企業老板租賃村集體土地、集體資產提供幫助,收受企業老板所送價值不菲的玉器、首飾等問題的信訪舉報,佛山市紀委監委成立核查組進行初步核實。
 
  10天后,在掌握了部分問題線索的基礎上,佛山市紀委監委依紀依法對梁錫棋插手市場經濟活動、收受他人賄賂等問題進行立案。佛山市、南海區兩級紀委監委聯合成立審查調查組,對涉案人員依法進行詢問、訊問,并開展了搜查、鑒定等一系列工作。
 
  通過查閱銀行流水、查看南海區農村“三資”管理交易平臺關于平東村集體物業租金收入情況、實地走訪玉器商鋪租戶了解租金情況,審查調查組基本掌握了梁錫棋的特定關系人低價承租村集體物業后高價轉租給商戶賺取巨額利潤的證據。
 
  “為形成完整穩定的證據鏈,我們做了大量外圍談話取證工作,對涉案的村(居)干部及企業老板共13人,均分別開展了談話工作。”審查調查人員介紹,經營玉器的老板葉某在談話時提供了一條重要線索,即梁錫棋收受了他一只價值七八十萬元的翡翠手鐲。
 
  “為什么要把這么貴重的玉器送給梁錫棋?”審查調查人員詢問葉某。
 
  “因為我希望同他搞好關系,方便我在平東經營玉石生意。除了送那只翡翠手鐲,我還送過翡翠項鏈、翡翠戒面等物品給他。”葉某坦白道。
 
  審查調查人員就此向梁錫棋展開訊問。
 
  “玉器老板葉某你認識吧,你們之間有什么交往?”審查調查人員發問。
 
  “認識,2007年,他弟弟要在平東村建玉石廠,他找我幫忙,那時就開始交往,已經10多年了。”梁錫棋謹慎地回答說。
 
  “葉某說有一次你到他廠里,拿走了一只七八十萬元的翡翠手鐲,有這回事吧?”審查調查人員又問道。
 
  “是有這回事,我朋友托我幫忙買只手鐲,我就到葉某廠子去找,當時我是給了錢的啊。”梁錫棋故作鎮定。
 
  “七八十萬元的手鐲,你給了葉某多少錢?他還有沒有送你其他玉器、首飾?”審查調查人員繼續追問。
 
  梁錫棋瞬間臉色蒼白,他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經暴露。
 
  審查調查組就此以點帶面,順藤摸瓜,梁錫棋嚴重違紀違法系列問題慢慢浮出水面。
 
  經查,梁錫棋在村集體土地出租、玉器加工廠租售、玉器行業管理等方面為他人提供便利,收受干股、現金以及翡翠項鏈、手鐲等名貴物品數十件。為了將玉器、首飾“洗白”,梁錫棋掩耳盜鈴,每次收受貴重玉器、首飾,會付給對方幾千或幾萬元錢,美其名曰“是自己買的”。
 
  “玉器是一種很特殊的商品,玉沒有固定價格,自己利用‘玉無價’這個概念安慰自己不會出事,但這種自認為‘安全’的做法最終還是逃不過黨紀國法的制裁。”梁錫棋懺悔道。
 
  2018年10月,南海區人民法院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及受賄罪,對梁錫棋數罪并罰,決定判處其有期徒刑5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本報記者李欽振)
迷失“牌桌”終自毀
“此刻,惶恐壓抑的心情終于結束了”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頂部^
江西麻将手机版 广东福彩36选7开奖走势2元网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 贵州11选5预测专家选号 重庆分分彩精准计划 北京时时是官方的吗 快速赛车全天计划 福建体彩11选5开奖给果 排三预测今天开奖直播 近20期3d试机号和开奖号码 广东时时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澳洲赛车PK10 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太阳城网上棋牌最新优惠 山东时时手机下载 体彩福建36选七开奖结果查询 75秒时时彩交流